】 【打 印】 
聲稱與暴力永不割席的泛暴派,該找數了!
http://www.CRNTT.com   2019-10-14 10:34:36


  以實施《禁蒙面法》為標誌,香港之亂發生了“質”的變化,和理非市民迅速退潮,仍在瘋狂作亂的只有數百到一千暴徒,但手段更加殘忍,襲擊的對象更加廣泛,“政治包裝”更加簡易,草草地喊一句“光復香港,時代革命”就動手施暴。這些暴徒所為與民主、自由沒有半毛錢的關係,而是一班徹頭徹尾的暴恐分子。
 
  此前,聲稱與暴力“不切割、不分化、不篤灰”的“泛民派”,現在仍不肯與之割席,“泛民派”已淪為“泛暴派”。“泛民”的如意算盤是在11月的區議會選舉中收獲更多選票,如今淪為“泛暴派”,站在了香港市民的對立面,必然逃不過“惡有惡報”的法則,該找數了!
 
  四個月來,“泛暴派”有四大惡行,自毀票倉,令人不齒!
 
  掩護暴徒,助紂為虐
  
  今年六月以來,“泛暴派”多次出現在暴力衝突現場,充當暴徒的“帶路黨”和“保護傘”。
 
  6月12日的遊行結束後,有大批黑衣蒙面人不肯離去,警方於晚上10時40分左右開始清場,公民黨譚文豪、民主黨鄺俊宇、議會陣線區諾軒等反對派議員“精準現身”,橫在警察和蒙面人之間,質問警員“基於什麼標準”去搜可疑者身,雖然警員一再解釋,但他們要求警員先以“議員”稱呼自己,故意拖延時間,掩護暴徒脫身。
 
  七月一日晚上,大批暴徒衝擊立法會大樓,公民黨楊岳橋向他們通報立法會最新情況,民主黨許智峯、“人民力量”陳志全和區諾軒、朱凱廸,與暴徒共進退;而林卓廷早在一周前就將立會大樓平面圖擺上Facebook,以供參考。當晚,立法會會議廳的區徽被塗鴉、基本法被撕毀、“港獨”龍獅旗揮舞、保安室被打砸得一片狼藉。作為立法會議員,就職時曾莊嚴宣誓:“本人就任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,定當擁護《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》,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。”面對如此暴行,不僅不制止,反而為其帶路,何其險惡!
 
  這些“泛暴派”議員包庇暴徒,助紂為虐,知法犯法,違背誓言,罪加一等!
 
  美化暴力,恬不知恥
 
  為了美化暴力,“泛暴派”絞盡腦汁,拋出了許多奇談怪論,令人錯愕!
 
  “7.1”襲擊立法會後,葉建源、陳志全拋出“違法自制論”,稱示威者非常“自制”,占領立法會大樓期間,保護了圖書館以及文物;陳方安生拋出了“別無選擇論”,稱:“要諗下點解年輕人覺得除咗用暴力,系無其他選擇呢?”前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拋出“另類自殺論”,將暴徒砸立法會玻璃幕墻稱為“自殺”,稱“玻璃重要定人命重要?”此後不久,公民黨黨魁梁家傑拋出了“暴力救港論”,稱“暴力有時或是解決問題的方法。”
 
  一時間,“泛暴派”展開了為暴力塗脂抹粉的比賽,沒有最無恥的,只有更無恥的。毛孟靜的“死物論”尤其無恥,她以暴徒“破壞的都是死物”為由,為暴徒破壞公共設施辯解。更有無恥之人附和說,破壞建築物有助“做大裝修”、“刺激經濟增長”,云云。這已到了不顧常識的地步!如果這個“理論”可以成立,市民盡可大膽放心地把“毛婆”家的房子燒掉、家具砸毀,因為這些都是“死物”嘛!毀掉再建,可以“刺激經濟增長”!
 
  幕後策劃,戕害香港
 
  反中亂港勢力一再稱暴亂“沒有大臺”、“市民自發”,但再狡猾的狐貍也有露出尾巴的時候。近日,黎智英等撰文“現在不是決戰的時候”,要保存實力。這分明是“收兵令”。
 
  早在今年三、四月份,黎智英、陳方安生、李柱銘、塗謹申等人就竄訪美國,乞見美國政要。李柱銘更是要求美國人把香港“反修例”與中美貿易談判掛鈎,向中國施壓,漢奸嘴臉,暴露無遺!今年6月15日,林鄭宣布暫停修例,“反修例”面臨“無例可反”的尷尬。下一步怎麼辦?黎智英七月初到美國討教,並公然宣稱:“香港的遊行是在為美國而戰。”他回到香港後,示威遊行“遍地開花”,每次遊行都演變為暴力衝突。八月三日晚,旺角街頭,磚塊亂飛,火勢熊熊,而黎智英等人卻與美國國家安全專家在一酒樓“隔岸觀火”。而每到關鍵時刻,黎智英都會召集一班嘍羅聚會,安排下一步行動方案。事實表明,黎智英就是“大臺”,不僅是“幕後金主”,還是“總教頭”、“總舵主”。
 
  變化手法,縱暴撐暴
 
  遭受暴徒蹂躪的立法會大樓終於完成修繕。前天,立法會舉行任內最後一年度會期的首次財委會,唯一議程是選出正副主席。朱凱廸、區諾軒、陳志全、範國威、毛孟靜不斷叫囂,聲稱須先解決所謂“警察暴力”,朱凱廸又再次以所謂的“警察性侵”、暴徒“死於非命”等謠言大做文章,高叫口號擾亂議會,企圖癱瘓立會。
 
  日前,“新民主同盟”的範國威聯合部分反對派議員召開記者會,誣蔑警員進入港鐵站內破壞設施然後“嫁禍”示威人士,要求警方交代。此前,24名“泛暴”議員就已生效的《禁蒙面法》集體向高院申請司法覆核許可,“縱暴”嘴臉暴露無遺!
 
  以上事實說明,當暴徒已成“過街老鼠”,“泛暴派”發現無力回天,於是改變策略,變化手法,繼續縱暴撐暴。
 
  “機關算盡,反害了卿卿性命”。縱暴,反被暴力吞噬。這是可以預見的結果。區選臨近,“泛暴派”能得到多少票?毫無疑問,市民一定會用選票給他們當頭棒喝!

  (來源:《大公報》 作者:屠海鳴/港區全國政協委員、香港新時代發展智庫主席)

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網移動版 】 【打 印掃描二維碼訪問中評社微信  
湖北快三今日推荐号